点击阅读全文

正在连载中的小说推荐《结婚十年,老公再遇前妻》,热血十足!主人公分别是宋尧无,由大神作者“宋尧”精心所写,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:「桐桐,你是认真的吗?」他还是有些难以置信。我拉着宋尧坐好,一脸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绝「是的,我不希望你难过,但是我也有几个要求,希望你能遵守。」我将特意准备好的协议书拿出来,念了几条给宋尧听「一、这件事不能让孩子知道,不能影响孩子的心理健康。」「当然不能让思思知道...

结婚十年,老公再遇前妻

结婚十年,老公再遇前妻 阅读最新章节


在进门后,看见满满一桌子菜和等在桌边的我,他心中的愧疚达到了顶峰,走到我面前,拉开凳子,宋尧正要开口解释就被我打断了。

「不用说了,我都知道了。」我微微抬起头看他,这个角度经过我的刻意设计以及外在条件的加持,显得格外的惹人怜爱。

「宋尧,你出轨了。」

「对不起,疏桐,我错了,我是被诱惑了,我会跟她断了的。」宋尧看着我,满眼的歉疚与自责,很好,第一步走的很好。

我咬着嘴唇,摇了摇头,声音已经染上了一丝哭腔「不,不用,你不用跟她断了。」

宋尧听了这话,还以为我要跟他离婚,赶忙扯开凳子,跪在我身旁,拉着我的手指天起誓「不,疏桐,我对天发誓,我一定跟她一刀两断,咱们不离婚,不离婚好不好。哪怕不为了我,也是为了思思,你也不希望她以后成为没有爸爸的小孩吧。」

思思,他还有脸提思思!一说到孩子,我是真的情绪有些上头,登时就红了眼眶,惹的宋尧又是满脸的心疼。

我借着这股劲,半是真半是演的对宋尧说「我不是要离婚,哪怕不为了思思,宋尧,咱们十年了,我也舍不得你啊!」

「放心桐桐,我一定处理好这件事。」

「我也不是说,要让你跟她断了。」我这一句话,弄得宋尧彻底傻眼了,他茫然的问「你是什么意思?」

「宋尧,我很爱你,我不想让你为难,所以,我可以当做不知道。」我故作大度的样子,让宋尧有些难以置信,但是又夹杂的几分难掩的兴奋,毕竟这是他梦寐以求的齐人之福。

「桐桐,你是认真的吗?」他还是有些难以置信。

我拉着宋尧坐好,一脸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绝「是的,我不希望你难过,但是我也有几个要求,希望你能遵守。」

我将特意准备好的协议书拿出来,念了几条给宋尧听「一、这件事不能让孩子知道,不能影响孩子的心理健康。」

「当然不能让思思知道。」宋尧赞同的点点头。

「二、我们夫妻俩名下的这套房子过户到女儿名下。」

「三、不能让人影响我与孩子的正常生活,这件事不能被我们的亲人好友知晓。」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,宋尧也赞同的点点头。

「四、我俩名下的股份、基金和债券的80%都转给女儿。」

.........

「以上内容,如有违反,男方需净身出户,并且赔付精神损失费十万元。」

宋尧捧着那份协议书,看了又看,回过头时,已经带着疑惑的神情看向我「疏桐,这个协议书这么全面,应该早就准备好了吧?」

「没错,在我发现你经常早出晚归之后,我就已经拟好了。」我坦坦荡荡的直接交代清楚,随即又带着委屈的语气说「宋尧,你也别怪我算计你,我是个母亲,我总要为我的孩子多考虑一点,毕竟你以后也会有别的孩子。」

「不会,永远不会,我只会有思思一个孩子!」宋尧拿过笔,在这份协议书上加了一条:男方若有其他非婚生继承人,男方全部财产归原配与女儿所有。

说实在的,我不免有些惊讶,他竟然不打算跟李雨潇有孩子吗?他仿佛是看出了我的惊讶,宋尧继续说「我名下的房子、股份、基金等等以后也都会是思思的,放心疏桐,咱们的孩子什么都不会少。」

见到他这番举动,我就知道这步棋走对了。

宋尧是单亲家庭长大的,他爸爸在他幼年时出轨,将他跟妈妈赶了出来,别说房子了,就连抚养费都没有,他见识过孤儿寡母的悲苦,难免代入到思思身上。就是因为捏住了这一点,我所有的协议内容都与孩子有关,除了确实要为孩子争取,还有就是要勾起宋尧最痛苦的回忆。

显然,这一步我已经赢了。

不过,说来也好笑,宋尧这辈子跟绿色有缘分的很,他爸绿他妈,他前妻绿他,他又绿我。

他这么绿,怕不是上辈子是个王八吧!?

说回李雨潇这个人,是个很明显的嫌贫爱富的主。她长的好看,明艳且攻击力很强的大美女,能力和野心都有,就是眼界太短浅。

虽然宋尧跟宋家水火不容,但他却是宋家老爷子唯一的孩子,也不知道是不是老爷子造的孽太多了,孩子都没能健康的活下来。宋家虽然最终也没能说服宋尧继承家业,但是明里暗里的帮助给了不少,但凡她耐心等等,也不会轮到我。

现在她想通了这个道理,跟她的外籍丈夫离婚,回国来找宋尧,其实也就是算准了宋尧还爱她。

宋尧爱她,我也能看出来,那种爱跟对我和思思的不一样,她是白月光,曾经的爱而不得,而我们只是责任,是亲人。孰轻孰重,一时很难分辨,但是似乎,她更多一点。

契约签好后,我稍微试探了一下第三者的信息,瞬间就引起了宋尧的警觉「不是什么值得说的人,她并不重要。」

我努力压抑住想要翻白眼的欲望,故作慌乱的解释说「不是,我是怕你被骗,要是个家世清白,干干净净的女孩子还好,就怕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人。」我忍着作呕的心情,努力演出一副封建大婆的样子来。

「还好吧,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,公司里正经上班的人。」

呵,听说李雨潇一回国就被他安排到身边了,我只是稍微找人简单的调查了一下,就知道她已经在前头登堂入室了,只是宋尧仍防备着她,不让她进入核心管理层。

前路暂时走不通,自然要背后下功夫了。

「这段时间我看思思身体有些不好,我想去给她做个体检。」

「好啊,咱们也一起做个吧,顺便的事。」很好,不用我再刻意找借口,他就自己提了。

「平日都是做普通的体检,这次就全面一点,心理测试,妇科,男科还有HIV什么的也查查吧,多检查检查,比较放心。」宋尧故作不经意的提了一嘴,但还是被我看出了端倪,HIV,想来宋尧和李雨潇之间,也没我想的那么纯粹。

正好,我顺嘴嘱咐了一句「宋尧,虽然我不该这么说,咱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,有些仪式感的东西也没那么重要了。但是你跟人家小姑娘谈恋爱,包包啊,首饰什么的估计少不了,但是车啊,房啊还是要慎重。你现在不一样了,不像当年那样辛苦,多是嫌贫爱富的姑娘。」

我故意提了一嘴“当年”与“嫌贫爱富”,只要宋尧不是傻子,就能听出来我话里的意思,宋尧一把抱住我,声音又感动又温柔「老婆,我明白的,你放心,咱们才是一家人,你都是为我好,我知道。」

希望你是真的明白吧。

我说过,李雨潇太过浅薄了,她的每一步动作都在我的掌控之中。

前路走不通,她就开始从后方夹击,在公司触摸不到核心层,于是就开始挑拨起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。

或许宋尧已经告知了李雨潇协议书这件事,她并没有与我有直接的冲突,而是暗戳戳的搞事情。

一天,我的手机忽然收到了一条添加好友的信息,头像和网名都像是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女孩子,她自称是我的粉丝,想要跟我请教写作方面的问题。

怎么说呢,本来我一直对李雨潇这个人心存期待,不曾想手段太过拙劣,说实话有点无聊。

我抱着玩玩看的心态点击了同意,不曾想刚刚通过,对面就发来了消息,想来已经准备好出手了。

「感谢桐木姐姐通过我的微信~我喜欢桐木姐姐好多年了~」

这一口一个姐姐,我记得李雨潇跟宋尧是一年的,大我两岁,她也是真的好意思啊!我忍不住在心里腹诽。

「谢谢你的喜欢,请问是写作过程中遇到什么困难了吗?」

「是这样的姐姐,我正在写一个复仇爽文,我的女主多年前跟男主因为种种误会分开,现在她回来了,结果男主跟别人结婚了,她想要让男主跟他老婆分开,姐姐有什么好的想法呢?~」

「所以,你这个女生是个小三?」我很直接地回复她,原本秒回的对方竟然隔了一天才回复了我一句「他们是真爱呢~」

「那不还是小三,真爱为什么不能为女主守身如玉呢?真爱为什么舍得她做小三呢?」我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,忍不住怼了回去,但是一瞬间就后悔了,毕竟李雨潇才是我最好的那把刀。

「不被爱的才是第三者~何况他们也不是自己想要分开的,是被迫的。而且男主的老婆太阴险了,骗他签了不平等条约,女主是为了拯救真爱。」看着对方发来的文字,我惊讶于她毫无底线却又逻辑自洽的三观,我这个原配是阴险狡诈的小人,她这个小三倒是拯救爱人的天使。

她跟宋尧在不要脸这点上,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

我被气到浑身颤抖,但是为了之后的计划考虑,我便顺着她往下说「那确实是一对好可怜的有情人,我觉得可以想办法怀个孩子,最好是个男孩,现在虽然流行生女孩,但是男人还是想要男孩的。就像我老公吧,就很想我再给他生个儿子,说有了男孩就奖励我一套别墅,只是可惜我一直怀不上。」

「谢谢姐姐,我明白了!~」

看来宋尧并没有把协议的具体内容告诉李雨潇,她并不知道有了这个孩子,我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跟宋尧离婚,并且分到他所有的钱。

本来以为李雨潇很简单就能完成这个任务,结果过了好多天都没有消息,直到一周后,她再次联系我「不行啊姐姐,我前面的设定,男主是一个很正直的人~他不想委屈原配的孩子,不愿意跟女主生孩子,甚至还跟女主发脾气~」

怪不得,这段时间宋尧每天都早早回家,响起的电话也都被拒接,我也很少能闻到那甜得发腻香水味。

甚至因为他最近每天回家,思思跟宋尧的关系明显更亲密了,看着他们在一起其乐融融的样子,我没有之前幸福的感觉,只是觉得计划要加快速度了。

对面的动作实在是太慢,于是我故意拍下他们玩耍的照片,发了一条仅对李雨潇可见的朋友圈,标题写着,希望这就是永恒。

果不其然,第二天她就给我发了那条微信。

「傻姑娘,你怎么这么单纯啊!这段时间,千万不能跟男主发生冲突,偷偷下点药,再把保险用品扎破,办法是人想出来的。为了不崩人设,就说是别人下的药,不就行了。」亲自教小三怀自己老公的孩子,我怕不是古往今来第一人,我不禁自嘲的笑了笑。

「这个办法好,还是姐姐厉害~」

「这么厉害有什么用,还不是没老公爱,我看你朋友圈有你跟男朋友的合照,虽然看不见脸,但是感觉都是帅哥美女,好般配啊!羡慕,羡慕 。」我故意夸赞他们天生一对,金童玉女,这很大程度上取悦了李雨潇,她像是炫耀一样,发来了更多照片。

我看着源源不断发来的照片,或是游玩,或是节日,或是礼物。我本以为已经死亡的心忽然又抽痛了一下,果然十年还是足够刻骨铭心,我努力压制住自己的心情,开始在一堆照片中选择适合的证据,一张张保存下来,存在手机里也存在心里。

一个月后,李雨潇怀孕了,宋尧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,也越来越晚。

我本以为他至少有三分是开心的,却不想偶然在我起夜时,总能看到宋尧在阳台上抽烟。如此可见这件事的棘手程度,让一个几乎烟酒不沾的人都开始抽烟泄愤。

我并不想打扰他,只是安安静静的上完厕所后准备返回房间,却不想被他叫住「疏桐,别走,陪陪我好吗?」

我被恶心的浑身起鸡皮疙瘩,但还是装的贤惠乖巧的模样,只是在讲话前打一个大大的哈欠「好啊,我陪你待一会。」

宋尧轻笑了一下,走过来想要揉我的脑袋,却被我微微侧身躲开,我捂住口鼻有些嫌弃地说「有烟味。」

「算了,你去睡觉吧,晚安。」宋尧拉开与我的距离,站在打开的窗前,想把烟味散散。我随意点点头,随口说了一句「你也早点休息,别站在窗口太久,当心着凉。」

不知这句话是触及到他内心何处,他飞快走了几步,从背后环住我,点点热源洒落到我的肩头,透过薄薄的睡衣触及我的皮肤,却也仅限于此。

「疏桐,我真的后悔了,我怎么把咱们这么好的日子给弄成这样了。」他不断在我耳边喃喃地重复着「放心,我会解决好的,疏桐,我爱你,我真的好爱你。」

这句话我等的太久,久到我已经不想听了,最终我还是挣开了他的怀抱,头也没回的离开。

这天以后,宋尧和我都不约而同的没再提起这件事,仿佛那个夜晚只是我梦中出现的场景。

这段时间,李雨潇也没有联系我,一直到一个月后的深夜里,她给我发了两条消息。

「姐姐,我后悔了,我真的好爱他,可是他不要我了,也不要我们的孩子了。」

「我真的好羡慕你,我当初要是坚持一下就好了,不过现在也不迟,只要过去没有了,新的才会被看到吧~」

她的话前言不搭后语,看得我云里雾里,不过这么看来宋尧确实不想留下这个孩子。

我并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,可是,很快我就后悔了,她口中的“过去”不是她跟宋尧,而是我的女儿思思。

周五那天,我答应给思思做她最爱吃的芝士披萨,但是我开始地有些晚了,来不及去接她,只能给宋尧打了电话,让他去接思思。

可是,一直到天都黑了,思思都没回来,我打电话去幼儿园却被告知思思早就被接走了,于是我又打电话到公司「宋尧,思思跟你在一起吗?」

「她不在家里吗?我下午派刘助理去接她,幼儿园说妈妈叫人接走了,我以为是你让人接走了。」一时间,不知为何我忽然想起李雨潇的那句话。

「只要过去没有了,新的才会被看到吧~」

一瞬间,气血上涌,我的脑海中爆发出剧烈的轰鸣,完全听不到听筒里宋尧的声音,我崩溃地大喊「报警!宋尧,快报警!快点联系李雨潇,一定是她带走了我的孩子!快报警!」

「李雨潇?疏桐,你怎么知道她的!」

「我怎么知道她的!你的前妻,你的小三,她现在要杀了我的孩子,我告诉你宋尧,如果思思出了任何事,我一定让你们这对狗男女,给我的孩子陪葬!」

我挂断电话,赶忙报警,边跟警察交代来龙去脉,边去思思可能去的所有地方,游乐园,图书馆,剧院,精品店,公园等等地方,全部都没有。

我绝望地迈着步伐走在空荡的街上,脚上的拖鞋一只已经不见踪影,我游荡在深夜里,不断呼喊着女儿的名字「思思,思思,你在哪,妈妈错了,妈妈不该那么着急,那么莽撞,妈妈对不起你。」

「李雨潇你给我出来,你是冲我来的,不关我女儿的事。」

「求求你,求求你,你想要什么都给你,无论是房子,车子还是宋尧,我都不要了,求求你,把思思还给我,把我的女儿还给我。」

我近乎崩溃地蜷缩在地上,歇斯底里地哭喊,可是并没有人回应我,一切都被黑暗所包围,迫使我无法起身,无法行动。我头疼欲裂,无法呼吸,眼前一黑,直接昏死过去。

等我再次醒来,睁眼就是陌生的天花板,身边人惊呼「醒了,疏桐醒了。」是妈妈的声音,我拉住妈妈的手,用尽全身的力气问她「思思呢?思思在哪?」

「找到了,找到了,那个女的还算有点良心,把孩子丢在肯德基里面,员工报警了,我们赶过去的时候,思思正吃汉堡呢,人好好的,一点皮都没破。」

「那就好,我的女儿没事了,那就好。」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,只要思思没事,就是万幸了。

我终于卸下了心防,却忽略了身边早已泪流满面的妈妈,她一把抱住我,在我的耳边爆发出,我从未在她身上见过的哀泣「可是我的女儿不好啊,我的女儿怎么受了这么多苦,我的女儿她还没有好起来。」

一瞬间,我的眼泪像是决堤的海,控制不住地往下流,我是别人的妈妈,是别人的妻子,却只有在妈妈的怀抱里,我才是女儿,是可以脆弱,可以崩溃,可以放下戒备,依赖妈妈的女儿。

良久,我才止住了哭声,妈妈为我擦了擦脸颊上残留的泪花,斟酌再三后,试探性地问我「宋尧呢?你打算怎么办?」

「还能怎么办,当然是该告的告,该离的离,我就算是拼上这条老命,也要给我女儿讨回公道。」爸爸将思思安置好,刚踏进我的病房,就直接了当的告诉我「不用怕,有爸在,你想做什么尽管做,无论什么事,都有爸妈给你兜底。」

「好,我相信爸爸妈妈永远是我的后盾,你放心,我绝对不会让他们称心如意。」

郊外的一处私人别墅里,一个女人正跪在男人的脚边苦苦哀求,她的肚子微微隆起,显然已经有了一个小生命。而座上的男人,却丝毫没有顾忌她是个孕妇,直接一脚将她踢倒,然后狠狠掐住她的脖子。

「你不是不知道,我跟于疏桐签了协议,我但凡有了非婚生子,就得净身出户,你是真看不得我好,十年前祸害我一次,十年后又来一次!」李雨潇因为窒息而瞪大的双眼里,倒映出面前人的模样,因为愤怒而狰狞的面容,已经没有了过去的帅气儒雅,犹如一只来自地狱的恶鬼。

「本来这个孩子打了就好,于疏桐那么爱我,她不会怪我的。可是,你不该动思思,孩子是她的底线。现在好了,于疏桐要跟我离婚,你彻底把我给毁了。」

李雨潇拽住他的胳膊不断地拉扯,吐出一句断断续续的话「那你...你就跟她离婚,我们..... 我们结婚,这个孩子.....就是婚生子了.......」

「呵,」宋尧放开她,站起身来,居高临下地看着像死鱼一样,在地上挣扎呼吸的李雨潇,露出一个嘲弄的微笑「离婚,凭什么?你当年绿了我,跟老外跑了,你知道有多少人明里暗里的笑话我吗?你现在跑回来找我,不过是那个老外破产了,甚至拿你去抵债。」

被人戳破了心思,李雨潇心虚地低下了头,她没想到宋尧竟然还去查了她之前的事。

「你都让人玩烂了,还想当我老婆?你也配?就连肚子里这个孩子都不知道是谁的种吧。」

这句话直接激怒了李雨潇,揭穿了她拼命想要遮掩的过去,打破了她所有的体面,将她的尊严按着地上摩擦。于是她也不再维持形象,挣扎着起身,尖叫着冲上前去,拼命与宋尧撕打。

由于女性与男性之间,在体力上天然的差距,再加上她还怀着孩子,宋尧很轻易就制服了她,一巴掌下去,李雨潇就瘫倒在地,动弹不得。

宋尧正准备再补一脚,手机忽然响了,在看到刘助理发来的消息后,宋尧忽然疯狂地大笑,然后看向虚弱倒地的李雨潇,一脚踩上了她的肚子「贱人,贱人,你竟然还敢举报我,不是因为要给你花钱,我才挪的那笔钱吗?你还有脸举报我!」

当年那段失败的婚姻,给宋尧留下了极大的阴影,再次面对这个因为钱抛弃他的女人时,他只能通过物质的方式,来向她证明自己如今的成功,证明她当初的选择是多么的愚蠢。

我太清楚宋尧这个虚荣的个性,所以才会在一开始就将大笔的资产都放在女儿名下。他一开始还能给李雨潇富足的生活,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发现这个女人就是一个无底洞,但是为了维护他男性的尊严,他不惜铤而走险,挪用了公司的公款。

他接近疯狂地去踢李雨潇的肚子,任由她如何解释和求饶都没用「不是你,还能是谁?难道不是你聊天最爱用波浪号吗?这件事就你跟我还有刘助理知道,我落马了,刘助理也跑不脱,那么是谁举报的呢?贱人,贱人!还敢骗我!」

渐渐的脚下的声音停了,宋尧看着身下满身鲜血的女人,终于停下了动作,这时他才开始害怕。他跌跌撞撞地往外跑,不留神就被绊倒在地,手上的腕表直接摔了出去。

他捡起腕表,看着被摔裂的表身,眼里忽然满是惊诧,伴随着周围逐渐清晰的警笛声,宋尧最终露出了一个释然的微笑,他不再逃跑,转而向楼上走去。

他站在顶楼的阳台,隔着一群警察与一同赶来的我对视,对我扬起手中的腕表,嘴里念了三个字,然后一跃而下,没有任何的犹豫。

最后,警察从那栋别墅抬出来两具尸体。

又过了几个月,宋尧盗用公款的事结案,刘助理也进了监狱。

警局通知我去领宋尧的遗物,我摩挲着那只腕表,从结婚纪念日,我将它赠送给宋尧时起,到它的主人举着他结束生命不过短短半年时间。

如今表身已经被摔坏,里面的零件都在坠楼时散落各处,包括我放在里面的微型窃听器。

我忽然想起宋尧最后对我说的那句话,虽然隔得很远,我还是看懂了他的口型。

「你赢了。」

我赢了吗?我失去了爱人,失去了家庭,差点连女儿都折损进去,我真的赢了吗?

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,今天早上思思说想吃芝士披萨,我现在要回去给我的女儿做饭了。

全文完。

小说《结婚十年,老公再遇前妻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