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阅读全文

陆深周若安是《然然月光》中的主要人物,在这个故事中“陆深”充分发挥想象,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,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,以下是内容概括:希望越大失望越大,但我仍然愿意相信陆景昀一次。陆景昀什么都没说,只是站在一旁,默默地看着。周医师拿着银针在我的腿上扎了几针,细细碎碎的痛让我感到有些不真切。良久,周医师才拔出针来,眉头紧紧地皱着...

然然月光

然然月光 在线试读


5-

陆景昀带我到中医馆的时候,我整个人都是发懵的。

我看着面前的老爷爷捋了捋花白的胡子,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。

陆景昀蹲下身,俯视着我:

「别紧张,我陪着你。」

我原本紧张的情绪缓解了几分。

周医师和蔼可亲地看着我:

「小姑娘别紧张。」

「怪不得这小子这么着急恳求我出山,原来是为了你啊。」

我看向陆景昀,原来他当初学习中医是为了我?

陆景昀嘴角微微勾起,语气依旧淡淡的:

「师父,请您一定要治好然然的腿。」

周医师瞪了他一眼:

「你这是在怀疑为师的医术?」

陆景昀难得地认怂,蹲在我身边一言不发。

周医师让我躺在床上,随后拿出针灸包。

我有些紧张,这七年,我一直都在尝试康复,多少苦我都吃过了。

希望越大失望越大,但我仍然愿意相信陆景昀一次。

陆景昀什么都没说,只是站在一旁,默默地看着。

周医师拿着银针在我的腿上扎了几针,细细碎碎的痛让我感到有些不真切。

良久,周医师才拔出针来,眉头紧紧地皱着。

我更是紧张极了,大气都不敢喘一下。

周医师和陆景昀絮絮叨叨说了很多,都是些专业术语,我听不懂。

但是我看着陆景昀喜笑颜开,内心也安心了许多。

等到陆景昀推着我离开,我才缓过神来。

-

陆景昀说起话来都是带着笑意的,整个人看起来喜气洋洋:

「我师父有把握能够治好你的腿,但是接下来你可能要吃苦了。」

我笑着摇摇头:

「没事,我不怕吃苦。」

陆景昀眉眼含笑:

「这段时间我会陪在你身边的。」

我笑着点头,紧紧地扣着自己的掌心。

到家之后,陆景昀推着我进了客厅。

我笑着招呼他坐下,他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番,语气淡淡:

「你一个人住不会不方便吗?」

我回答道:

「我不是一个人住。」

还没等我继续说,陆景昀就接话道:

「那和谁住?陆深吗?」

我笑而不语,只是定定地看着他。

直到他后知后觉,自己的语气过重了,才挠了挠头,努力找补着:

「你现在年纪还小,不适合婚前同居。」

我如实说道:

「小叔叔,我今年二十五岁了。」

陆景昀的表情恍惚,最终才念道:

「是啊,你都二十五了。在我记忆里,你还是那个十八岁的小姑娘。」

我给他倒了杯水,耐心解释着:

「我爸妈给我找了个住家保姆,照顾我的饮食起居,现在她应该去买菜了。」

我明显感觉到陆景昀的如释重负,没有多言。

陆景昀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我聊着:

「那你还画画吗?」

我心头微颤,握住手掌心,随后摇了摇头。

等到保姆阿姨回来了,他才放心离开。

6-

日子如流水般流逝,陆深频繁出现在某博的热搜上。

我这个冲浪达人,看着有关他的词条——

#陆家太子爷高调示爱周氏中医传承人#

#陆深与周若安订婚,强强联合#

我看着词条,内心止不住的好笑,周氏中医传承人?

当初周氏后代无人愿意学习中医,周医师不想让百年医术失传,才破例招了陆景昀。

真是什么都敢拿出来吹啊。

我关上手机屏幕,听着门铃响起,连忙推着轮椅打开了门。

我原以为是陆景昀,却不曾想是不速之客——周若安。

周若安手里提着精美的包装袋,柔声说着:

「沈然你可真够厉害的!利用我师兄的人脉,请我爷爷出山。」

我听着周若安将“我”字咬的很重,似是宣誓主权。

我的内心毫无波澜,甚至有些想笑:

「你爷爷有正式收你为徒吗?」

周若安面色难看,阴阳怪气道:

「不知道你手上的伤疤还疼吗?」

「三个月之后就是我和深哥的结婚宴,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啊。」

我下意识地摸了摸掌心淡淡的疤痕。

那是高二的时候,周若安用美术刀在我手中狠狠划了一刀。

只是因为我画画天赋异禀,在美术比赛上压过了她的风头。

周若安见我面色不自然,表情愈发得意:

「沈然,你还不知道吧?我怀孕了。」

「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你就喜欢和我争,现在你拿什么和我争?你那双再也站不起来的腿?」

我被气的浑身发抖,但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深呼吸一口气之后才勉强挤出几个字:

「你就不怕你做的那些事报应在你的孩子身上吗?」

我始终想不通,分明我从未招惹她,却要受到她的欺凌?

周若安护住肚子,满是得意:

「你又能奈我何?报警?可是警察给我定罪了吗?」

我的心不断往下沉,当初周若安使的手段都是阴的,从不给人留下把柄。

无论是言语暴力还是身体上的摧残,都让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。

就连老师和警察都拿她没办法。

我紧紧握住拳头,周若安更是得意地笑了起来:

「你还不知道吧,当初我的所作所为,都是受到深哥同意的。」

我听着她的话,窗外的阳光晃了我的眼,让我觉得不真切。

当初我被周若安欺负得不成样子,甚至想过从教学楼一跃而下。

是陆深出现在我的面前,是陆深一直陪在我的身边,安慰我。

我才有勇气活下来往前走。

可是现如今就像阳光下的泡沫,轻轻触碰就碎了?

我伪装许久的淡然在这一刻被她击碎:

「你说什么!?」

周若安扬起得逞的笑容,一如往常:

「你凭什么以为深哥会对你用情至深呢?当初我做的一切都是深哥默许的,只为了他能够英雄救美,让你对他一见钟情。」

我听完周若安的话,只觉得心脏被酸涩的情绪填满。

高中三年,我都活在周若安的阴影下。

那天当窒息感袭击我的时候,我在想有没有人能救救我?

陆深就是在那时救下了我,宛如神邸。

从此我一见钟情,苦苦追求。

这么多年,我的真心和爱意就像个笑话。

我眼中蓄满了泪水,抬起头看向不知何时出现的陆深:

「你还是个人吗?」

陆深满脸心疼地搂住周若安,嗓音硬邦邦的:

「当初是我抱歉。」

「可如今我必须对若安负责。」

我只觉得全身寒凉,顺手拿起桌上阿姨擦桌子的抹布扔在他的脸上:

「你这个畜生不如的东西!」

陆深将抹布扯下,目光里带着说不清的意味:

「你和我二叔也未必坦坦荡荡!」

我气的浑身直发抖。

下一刻,我看见陆景昀快步走到陆深身后,怒气十足;

「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这些话?」

陆深对陆景昀很是敬畏,瞬间气势蔫了许多。

陆景昀很不客气地往他膝盖上踹了一脚,陆深闷声冷哼。

周若安站在一旁,吓得不敢说话。

陆深似是不服气,两人很快扭打在一起。

我气的浑身直发抖,见周围的邻居都打开门来看热闹,连忙叫停:

「小叔叔我腿好痛。」

陆景昀即刻停下了手,朝陆深骂了句:

「你要是再不管好你的未婚妻,别怪我不客气。」

7

说罢,陆景昀推着我进了房间,砰的一声将门关上。

我一言不发,陆景昀的目光却落在我的头顶。

我想起刚刚陆景昀揍陆深的模样,不由得弯了弯眼眸。

认识陆景昀这么多年,头一回见他揍人。

陆景昀从包里拿出几包中药:

「这些中药每天让阿姨熬好,你一定要喝完。」

我无奈地摇摇头:

「阿姨家里有事,回家去了。」

陆景昀接话道:

「那我每天熬好给你送过来。」

我含笑点头,那就意味着每天都可以见到陆景昀了。

陆景昀抿着唇一言不发,目光如炬:

「沈然,你变了很多,和以前不一样了。」

我被戳中了心事,眼泪含笑:

「我们都七年没见了,我当然会变。」

陆景昀小心翼翼地看向我:

「三个月后他们要办婚礼了,你去吗?」

我手顿了顿,嘴角扯出无奈的笑容:

「去干嘛呢?大闹一场,让他们颜面尽失?」

陆景昀接着从包里拿出一沓厚厚的资料:

「难道你不想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么?」

我拿起资料,随意地翻看了两页,里面的内容不堪入目。

多是陆深背着我和周若安厮混的照片,再往后翻,则是当初周若安欺负我的一些证据。

我看着先是心痛,随后止不住地落泪:

「小叔叔,你是怎么查到的?」

当初我报了警,验不出伤,想查监控,但是校方说监控坏了。

我想追究到底,可是我的父母怕事情闹大,不肯继续追究。

曾经我求助陆深,可是他也无能为力。

原来不是无能为力,而是不想去调查。

陆景昀小心斟酌着:

「我回来之前就知道他们二人的关系,后来听你说周若安霸凌过你,我就去学校调查了。」

我抱着那叠资料,哭的眼睛都肿了,最终才抬起头:

「谢谢你,小叔叔。」

陆景昀握着拳头放在嘴边作咳嗽状:

「你还是叫我陆景昀吧。」

我弯了弯眸,之前我喜欢跟在陆景昀身后跑,总是叫他哥哥。

只是后来和陆深在一起了,才改口叫小叔叔的。

我点了点头:

「可是你为什么会帮我?」

陆景昀沉默了会儿,不咸不淡地开口道:

「因为我看不惯渣男。」

我噗嗤一笑,觉得陆景昀和以前也不一样了。

不过也是,陆家内斗很是严重,更何况陆景昀和陆深的爸爸只是同父异母的兄弟。

我接着往下翻看,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体检报告。

我的手微微颤抖,仔细翻看:

「这是什么?」

8-

陆景昀浅笑一声,从我手中接过体检报告,言简意赅:

「陆深的。」

我看着上面黑色加粗的“无精症”,陷入了死一样的沉寂。

之前我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,从未迈出这一步。

所以当周若安怀孕的时候,没人怀疑不是陆深的孩子。

但是现在陆深竟然有无精症,那周若安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?

我抬眸看向陆景昀,尽是疑惑。

陆景昀抿唇微笑,随后耐心地解释着:

「这是我安排的一次体检,原意是为了让家里人心安的。」

「只是我没想到会查出这个结果。」

我笑意盈盈:

「我知道怎么做了。」

-

三个月如流水般流逝,在周医师的妙手下,我的腿逐渐恢复了知觉。

而陆景昀每天准时到我家报道,日日熬中药,替我推拿。

陆景昀也请了专业的护工帮我复健。

虽然很痛,但是我心里总是念着要争口气,倒也不觉得难熬。

这段时间我忙着复健,陆景昀则是继续收集资料。

到了婚礼前夕,我已经能够站立了,只是不能久站。

当我站在陆景昀面前,他的眼里闪烁着欣慰的笑容:

「还不错嘛,才三个月你就恢复得差不多了。」

我笑了笑,看着桌上准备的厚厚的资料:

「这还不是承蒙你的照顾吗?」

陆景昀点点头,将资料叠好放在包里,朝我伸出手:

「走吧。」

我笑着点点头,穿着陆景昀准备好的衣裙,仰着头:

「今天的这一切都让我来亲自处理好吗?」

陆景昀点点头。

而我满怀着激动乘车到了宴会厅。

9-

到了宴会厅,宾客如云,我是最后踩点进去的,谁也没有注意到我。

我坐在最角落,看着各个角落里都摆放着摄像机,嘴角微微勾起。

想必周若安是为了一雪前耻,想证明自己的身份,所以才采取直播的形式。

我低着头,刷起了微博,在同城上看到了婚礼现场的直播。

陆深和周若安站在台上的正中央相拥而吻,我看得心中直滴血,但是理智告诉我,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。

我继续看着,司仪拿着话筒,深情地说着两人的恩爱时光。

下一秒,司仪示意着大家看向大屏幕,播放关于她们二人恋爱时光的PPT。

助手打开电脑,按下播放键,所有的摄像机都聚焦在两人身上,想要记录下这个浪漫且没好的时刻。

大家目光如炬,我按下了袖子中早已调换的遥控器,是陆深和周若安偷情的照片。

而每张照片上都标注好时间,那时候我和陆深还没有分手。

周若安尖叫出声,而我继续坐着,欣赏着两人慌张的神态。

圈内知情的好友也想明白了其中的意思,小声议论着:

「周若安原来是小三啊,那之前还炒作得沸沸扬扬的。」

「陆深也真能装啊,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他对沈然情有独钟。」

一句句扎心的话传遍整个宴会厅。

陆深冷着脸想要关掉电脑,但是无果,只能护在周若安身前。

我看着两人落魄的神色,只是微微勾唇,这还只是个开始呢。

我正准备起身上台,却被周若安先行打断:

「沈然,都是你搞的鬼对不对?」

下一秒,摄像机的镜头都对准了我。

我先是一愣,没想到她主动挑衅我,随后微微一笑,站起身来,直直地看着陆深周若安两人。

陆深看着我能站起来,眼神里充满了欣喜。

而我只觉得恶心。

周若安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,语气恶狠狠的:

「你就是见不得我们幸福,你为什么要来破坏我和深哥的婚礼?」

我在心中嘲讽着,还是和以前一样,靠着一张嘴就想颠倒黑白。

我顶着所有人的目光,在陆景昀早就安排好的保镖的护送下,走到了台上。

陆深挡在周若安面前,面色不悦:

「你不要在这胡闹!」

我掏了掏耳朵,没有搭理他,抢过司仪的话筒:

「大家好,如你们所见,我是陆深的前女友。」

「当然我不是来抢婚的,只是想来揭穿一下两人的真面目。」

「如大家所见,陆深出轨,周若安知三当三。」

「还有更多的惊喜请大家见证一下。」

话音刚落,保镖们便将陆景昀早就准备好的资料,分发给台下的宾客们。

陆深拉住我的手,满眼失望:

「我知道你还爱我,但是你不能毁了若安的名声啊。」

我猛地将他的手甩开,自己险些站不稳,淡定地说着:

「你的脸未免也太大了点吧?」

陆深似是没想到我会这么说,一下慌了神。

我继续拿着话筒说着:

「这些是周若安当初对我实施校园霸凌的证据,当然其中少不了陆深的推波助澜。」

我边说着,边看向陆景昀,更加坚定了内心。

这段往事藏在我的心中将近十年,现如今我总算能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了。

我播放着之前周若安和陆深来找我麻烦的监控,一字一句都萦绕在我的心头。

我看着台下乱成一团,更是心中畅快不少。

我就静静地站在台上,不急不缓地按下遥控器。

陆深回头看,更是脸色苍白。

我笑着耸耸肩:

「陆深,私下受贿,好处全都进了他的荷包。」

大屏幕上播放着的是陆深偷税漏税的证据。

当然,这不是陆景昀查到的,而是我在陆深身边多年所知晓的。

这也算给陆景昀送了一份大礼了吧。

据我所知,陆氏集团最近并不太平,陆深愈发有想和陆景昀争权夺势的意思了。

我收回目光,定定地看着周若安。

那几年的校园生活对我来讲是噩梦,也是一辈子的伤痛。

而这些都是陆深所谓的“爱”所造成的的,我怎能不恨?

只是现如今,我终于能将真相公之于众了。

周若安躲在陆深的怀里,眼泪盈盈,控诉着我的行为:

「沈然,我知道你恨我抢走了深哥,但是我的孩子是无辜的啊,你怎么能在这胡言乱语呢?」

我微微挑眉,她不提醒我都忘了,陆深患有无精症这件事了。

我冲她比了个大拇指,笑得放肆:

「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会装。」

随后,屏幕上出现了陆深的体检报告,每个人手上也多了这份报告单。

陆深面目狰狞,下意识想反驳,但是省人民医院的公章是骗不了人的。

所以他很快就能想明白,自己真的无法和别人生育孩子。

那周若安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?

我站在一旁看着陆深的脸色像个调色盘一样变化,更是畅快极了。

自作孽不可活这句话果然说的没错,我终究是报了当年的仇了。

陆深反应过来,狠狠地给了周若安几个巴掌。

周若安的几个哥哥反应过来,冲上去拉住了陆深。

我看着他们狗咬狗,止不住地往下掉眼泪。

而现场一片混乱,不知是谁报的警,警察鱼贯而入,冲上台控制住了局面。

10-

陆深因为殴打他人再加上偷税漏税,直接被拘留,先行带走。

我被带进审讯室,民警询问了情况之后,便放了我。

我坐在外面的长椅上,抬起头看向陆景昀:

「我做到了。」

陆景昀微微颔首,他知道我是什么意思。

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,小声抽噎着。

陆景昀冲我微微一笑,夸赞道:

「当时你在台上指控他们的时候,很坚强。」

我边哭着边点头,看着热搜榜前几名全是关于陆深和周若安的婚礼闹剧。

紧随其后的就是校园霸凌和偷税漏税的词条。

陆景昀见我哭的上气不接下气,拍了拍我的背,想替我顺顺气。

我调整好自己的呼吸,含笑看向他:

「谢谢你,陆景昀。」

陆景昀微微一怔,笑着回答道:

「应该是我谢谢你才是。」

他说的应该是陆深他偷税漏税这件事。

我站起身,笑着看向他:

「走吧,回家。」

陆景昀眼神晦暗不明,最终只是笑着点点头。

-

事情告一段落,但是陆深和周若安的恩恩怨怨还没有结束。

陆深还是调查出了周若安的奸夫是谁,两人大打出手,还误伤了周若安肚子里的孩子。

周若安气不过,用花瓶砸了陆深的脑袋,轻微脑震荡。

两人狗咬狗,最终一起进了监狱。

而我得知这些消息的时候,只是笑了笑,转头看向正在工作的陆景昀。

忘记说了,陆景昀已经正式向我表白了,我也顺势答应了。

自从陆深偷税漏税,陆景昀在股东大会上罢免了陆深的总经理的职位。

顺便正式成为了陆氏集团的总裁。

我因为腿好了,能够随意走动,每天都会来看看陆景昀。

陆景昀双腿交叠着,漫不经心地处理着陆深留下的烂摊子。

我撑着下巴,顺便欣赏了一下他认真处理工作的样子。

我小声呢喃着:

「还挺帅的。」

陆景昀猛地抬起头,笑着问着我:

「走吧?」

我歪歪头,不明所以。

陆景昀指了指放在一旁的行李箱:

「当初不是答应了要带你去旅游吗?」

我恍然大悟,伸出手搭在他的掌心;

「走咯。」

-

全文完。

小说《然然月光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